简谈汉文帝霸陵的陵址与形制

在西汉十二座帝陵中(这样统计是包括了汉太上皇万年陵),文帝霸陵的陵址与形制最让人感到特殊。长期以来,世人普遍认为,汉文帝霸陵是崖墓,墓葬形制类似于徐州狮子山的楚王陵和和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在山体中凿出墓室,霸陵的位置就在如今西安东郊白鹿塬的凤凰嘴中。






2015年发表的《汉霸陵帝陵的墓葬形制探讨》这篇文章,又将文帝霸陵推向了风口浪尖,使其再次引起了众人的关注。文章主要内容是说,如今凤凰嘴的霸陵并不是真正的霸陵陵位所在,真正的霸陵应该就是2001年被盗墓者盗掘的“窦太主墓”,因其距离江村较近,也称其为“江村大墓”。本文就从文献记载和实地踏查两方面来分析汉文帝霸陵的陵址与形制。






每个到凤凰嘴看过的人应该都会觉得这地方确实像一座帝陵,背后的三角形山形很像帝陵封土的样子,应该就是陵墓所在,陵山前还立有一大堆的明清祭祀碑,正中那块最高最大,为清乾隆四十一年时任陕西巡抚毕沅所书的“汉文帝霸陵”碑。光看样子像可不顶事,得有真遗存才能有说服力。下来咱们看看史书对霸陵是怎么记载的。


史书中对霸陵的一些记载:


  • 《汉书·文帝纪》载:七年夏,六月己亥,帝崩於未央宫。遗诏曰:“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归夫人以下至少使。”令中尉亚夫为车骑将军,属国悍为将屯将军,郎中令张武为复士将军,发近县卒万六千人,发内史卒万五千人,臧郭、穿、复土属将军武。赐诸侯王以下至孝悌、力田金、钱、帛各有数。乙巳,葬霸陵。
  • 《三辅黄图》载:“文帝霸陵,在长安城东七十里,因山为藏,不复起坟,就其水名,因以为陵号。”
  • 《水经注》载:“霸水又左合浐水,历白鹿原东,即霸川之西故芷阳矣。《史记》,秦襄王葬芷阳者是也,谓之霸上。汉文帝葬其上,谓之霸陵。上有四出道以泻水,在长安东南三十里。”
  • 《帝王世纪》载:“霸陵去长安七十里。”
  • 《元和郡县志》云:“白鹿原,在县东二十里,亦谓之霸上,汉文帝葬其上,谓之霸陵,王仲宣诗曰“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长安”即此也。”
  • 《长安志》载:“在京兆通化门东四十里,白鹿原北凤凰嘴下,《汉书》治霸陵皆瓦器不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新说曰:至元辛卯秋,霸水冲开霸陵外羡门,冲出石板五百余片。”



从文献记载中不难看出,有关霸陵位于凤凰嘴的说法,最早见于宋代《长安志》的记载。宋代以前的文献记载中均未有过这样的记载,基本都是引用文帝遗诏中的“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或是“因山为藏,不复起坟”从这两句记载来看文帝霸陵确实是修建在山中,但是这个山指的应该就是白鹿塬,并且霸陵并没有像其它西汉帝陵一样有高大的封土,“不起坟”这也是文帝薄葬的一种体现,符合文帝遗诏。


为什么说凤凰嘴并非霸陵所在


霸陵在凤凰嘴之说,因何而起,如今已经不得而知。但是经过对凤凰嘴周围山体的检测,发现其中并无空洞,因而也就不可能在其山体内部存在着一座大型墓葬。最叫人觉得奇怪的一点就是,凤凰嘴周围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汉瓦遗存,一片碎瓦都没有。


熟悉西汉帝陵的人都知道,西汉帝陵除了封土之外,地面还有丰富的陵园建筑。时至今日,这些建筑虽已不存,但是陵园内遗存下来的残砖碎瓦还是随处可见,文帝虽是薄葬,但是西汉帝陵应有的陵园建筑,霸陵陵园也应该都有,就算历经千年建筑不存,建筑上的砖瓦残块总该留下来一些吧。山体内没有空洞,周围又没有陵园建筑遗存,基本上就可以否定凤凰嘴是霸陵陵址。凤凰嘴就是一处实心土原,将其认为是文帝霸陵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


除了霸陵在凤凰嘴之说外,还有一种说法很流行,那就是霸陵是崖墓,类似于徐州的楚王陵,这个说法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霸陵所处的白鹿塬是黄土台塬与徐州狮子山的地理情况还是有很大差别。南方西汉诸侯王开山为陵修建崖墓,考虑到了南方地下水距地表较浅的因素。关中地区的黄土台塬土层深厚是营建大型帝王陵墓绝佳的场所,要是在白鹿塬这种土塬内部做崖墓,那着实得下一番功夫,费人费力,并且完全与文帝遗诏中的薄葬的说法背道而驰了。



江村大墓


江村大墓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关注还是源于2001年的一次盗墓。大概经过是这样的,据盗墓者事后回忆,当时一行五人,打了一个盗洞,据开了黄肠题凑正打算进入墓室时,迎面闻到一股木头香味。进入墓室后,他们发现墓室有三道回廊,最外面还有一圈砖墙,他们在墓室回廊中发现了许多黑色的陶俑,随后他们将一部分陶俑盗出,这就是后来被盗卖到美国,后又追回一部分的“裸身黑陶俑”。






在我的印象里,这些黑陶俑被追回的那部分曾经还在西安钟楼举办过展览。如今要想看这黑陶俑,可以去西安博物院参观的时候注意一下,在帝都万象展区,展出有两件,标牌并没有写出土的具体地点,仅仅简略写着出土于灞桥区。


江村大墓盗案发生后,关于墓主身份的问题,基本都认为墓主是窦太主刘嫖。不过,当年也有人认为这座墓就是汉文帝霸陵所在。因为这座墓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诸侯王的级别,身为皇亲的窦太主,也不可能享有这样级别的墓葬。






现在江村大墓上是一片果园,在实地踏查中我也发现,江村大墓所处的位置并不平坦,顺着小路一路往西,明显可以感到地势的起伏,根据当地村民回忆,这里当时地势很高,历年取土挖走了不少,最早在远处看这个地方是呈鱼脊状的。


第一次去寻访江村大墓时,在鹿鸣路东侧发现有不少残砖碎瓦,因为时间原因,并未顺着小路向西寻访。近日我顺着小路向西一直走,发现江村大墓西面是一片坡地,坡度较为平缓,向西望去,不远处的江村沟垃圾填埋厂清晰可见。










在江村大墓的西面塬边,我发现不少残砖碎瓦堆放在路旁,其中还有一些器物的残片,这和其他西汉帝陵的陵园遗存较为相似,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江村大墓西侧的塬边曾经发现有一段夯土墙基。这些发现说明,江村大墓地面上当年应该修建有陵园建筑。结合上次在鹿鸣路东侧发现的碎瓦和江村大墓所处地形。以此可以推测,江村大墓的东界在鹿鸣路东侧,西界应在西面塬边发现夯土墙基的地方,南北界均以南北坡地为限。此陵园范围也这只是一个推测,具体还是需要考古钻探的论证,江村大墓是否有独立的陵园体系,没有经过钻探暂时不明。


霸陵应具备的一些条件


首先应该明确一点,霸陵是崖墓的可能性很小。前面咱们说过,崖墓的修建构筑是需要因地制宜的,白鹿塬上修崖墓完全是劳民伤财,根本没有体现出文帝薄葬的理念。其次我们应该注意到,汉文帝所处的时代和他的身份,其父高祖刘邦的长陵和其兄惠帝刘盈的安陵均是竖穴土圹墓,文帝自知他是以诸侯王的身份继承皇位,如果随意改变帝陵营建制度,并不利于他自己的皇位稳固,也许还会被扣上个无视祖制的帽子。再结合汉文帝窦后陵的形制来看,文帝霸陵形制应该与长陵和安陵一样,也应是竖穴土圹。


西汉帝陵遵循帝后合葬,但是帝后各起封土各筑墓室。根据现有研究,在景帝阳陵以前,西汉帝后共用一个陵园,景帝阳陵开始帝后各筑陵园,之后外围还会有一个大陵园将帝后陵园包在一起,实行的是双重陵园制。


霸陵陵园遵循帝后合葬,那帝后陵之间的距离也应和相近时代的西汉帝陵差不多。高祖长陵陵园内帝后封土的距离大概为265米,景帝阳陵陵园内帝后封土距离大概为465米,考虑到景帝阳陵帝后各起陵园,帝陵陵园与后陵陵园距离大概为216米,这样来看景帝阳陵陵园与高祖长陵陵园内的帝后封土距离基本都在二百多米。由此来看,霸陵陵园无论是帝后各起陵园还是同处在一个陵园内,帝后陵之间的距离都不应该过大,显然与文帝窦后陵相距2100米的凤凰嘴并不是霸陵所在。


多方面证据指向了江村大墓


“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或是“因山为藏,不复起坟”,其实从这两段记载中,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既然已经知道霸陵并非崖墓,那就可以推断出,霸陵相较于其他西汉帝陵只是没有构筑高大的封土,其余陵园设置应该也都大同小异。江村大墓的南北西三面都是有落差的坡地,墓葬位于坡地之上的台地之中,东面不远处就是汉文帝窦后陵,符合西汉帝陵“帝西后东”的布局。






阳陵陵邑遗址曾经出土过一块印有“孝文东寝”的封泥,“孝文东寝”指的是文帝窦后陵的寝园,这也说明文帝窦后陵位于文帝陵之东,而文帝陵则在窦后陵之西。


《资治通鉴•汉纪》载:帝从霸陵上欲西驰下峻阪。中郎将袁盎骑,并车揽辔。上曰:“将军怯邪?”盎曰:“臣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圣主不乘危,不徼幸。今陛下骋六飞弛下峻山,有如马惊车败,陛下纵自轻,柰高庙、太后何!”上乃止。


这个故事可能很多人都听过,讲的就是汉文帝骑马从霸陵上白鹿塬之后,想要纵马从霸陵西面奔驰下塬,最后经过大臣袁盎的劝阻,文帝才打消了这个念头。结合今天的地势地形来看,凤凰嘴的西坡陡峭程度完全不适合骑马,上去都困难,下去完全是玩命。可能有人会说经过两千多年地势地形经过水土流失已经发生了变化,不过以现有状况来看,就算有水土流失地形应该也变化不太大。试想,文帝骑马上塬,再找一个如此陡峭的地方要骑马狂奔下去,首先文帝自己肯定会有一个判断,如此陡峭的地方文帝只要不是傻大胆,那肯定不会有从凤凰嘴骑马奔驰下塬的想法。






再来看看江村大墓,江村大墓的西面也是一个大坡,相较于凤凰嘴的西坡可以说平缓了很多,但也较为陡峭。往西望去风景也不错,文帝想要由此骑马奔驰下塬还是比较合乎常理的。






1966年江村的社员在白鹿塬西坡平整土地时发现了许多彩绘陶俑,后来在周围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了许多丛葬坑,所谓的白鹿塬西坡就是如今江村大墓的西坡。这些丛葬坑出土的器物除了陪葬的动物外,基本上都是陶瓦器。这一点与文帝遗诏中“皆为瓦器”相吻合,这些丛葬坑应该是属于江村大墓。




最后还是得说一说从江村大墓盗出的那一批黑陶俑。这些黑陶俑经过自然科学技术鉴定测试,显示烧造时间是在西晋时期,这就叫人很不解,汉陵里怎么会有西晋时期的陶俑,最后根据陶俑发现的位置有很多木炭推测,可能西晋时期有盗墓的进入了墓室临走放了一把火,这些陶俑经过了二次烧造,所以自然科学技术鉴定测试只能检测到它们二次被火烧的大致年代。这倒和《晋书·帝纪第五·孝怀帝、孝愍帝》:“六月,盗发汉霸、杜二陵及薄太后陵,太后面如生,得金玉彩帛不可胜记。”的记载相吻合,霸陵的确在西晋时期遭到了盗掘,而江村大墓墓室也是在西晋时期被焚烧,这应该不是巧合。


结语



根据以上一系列的文献记载和推测,我们可以得出一些推论。文帝霸陵是2001年被盗掘的江村大墓,并不在凤凰嘴。文帝霸陵并非崖墓,其形制和其余西汉诸陵一样都是竖穴土圹,但是霸陵并未营建高大的封土,不能绝对的说霸陵没有封土,毕竟江村大墓之上还有隆起,并不是完全的平地。


有一点应该注意,那就是霸陵陵园陪葬墓区的位置。霸陵陵园的陪葬墓区被安排在了陵园西侧,陪葬墓应是分布在西司马道两侧。一般西汉帝陵的陪葬墓区都是在陵园东侧,并且分布在东司马道两侧。根据霸陵陵园所处的具体位置来看,霸陵陵园东面接近白鹿塬塬边,塬下就是灞河,已经没有规划陪葬墓区的位置,安排在西侧应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篇文章中我们所提到的所有推论与假设,都需要在今后的考古工作中去证实或是去否定。当然,我们都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


来源: 长安古迹寻踪